纲领性

  诸位,欢迎来到一个新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生产力取得了大发展;新技术新能源的发现让人类一再打破自身的局限。而于思想领域,早已崩溃的封建价值观还在继续崩解。人们可以说,近几十年来的一切成就打碎了某些人“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迷梦。
  不过,腐朽的遗留物们决不肯善罢甘休。祖传的“扣帽子”技巧仍然随处可见;某些极端宗教人士仍然横行霸道。更有甚者,一些复古主义者,编织出种种借口,打着“恢复传统”“反对极端”的旗号来毒害现代人。
  这些害人的玩意在文艺界体现得尤为明显。披着所谓国学外衣的净空教徒,大肆恢复《玉历宝钞》《文昌帝君阴骘文》一类的东西,宣扬什么“女德”“三纲五常”;甚至编出所谓的《阴律无情》,用极度幼稚的文笔妄图迷惑大众,让他们倒回使编纂者满意的封建社会。与此同时,另一股势力,亦即极少数的流行写手们,说什么“都是为了读者”,实际上却用粗俗的文字让读者们沉沦于一时快感,而自己从中获利。
  在群众的读物中,如果只有这两股处在角落里的、咄咄逼人的势力,那倒无关紧要——毕竟它们从头到尾都不被任何心智健全的人接受。可是,除此之外,还有各类中国和外国的鸡汤大师们。他们为了推销他们的正能量,编造出一些类似于“吸引力法则”的反科学的鬼话,乃至笼络了成千上万的信徒。多少人被这一类的混账逻辑整得如痴如醉,而放弃了求真务实的精神!看似温情脉脉的吟风弄月的文字充斥着市面,“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类的辞藻把人的大脑尽占,甚至入侵学府,消磨意志……最近还有被异化的“女权主义”(其实质仍为男权主义)和赤裸裸的“直男癌”彼此相攻,被利用的“民族复兴运动”也是群魔乱舞……
  因此,鉴于改变上述所有情况和相互交流学习的需要,我们决定成立名为“笔会”的文学组织。
  正如《共产党宣言》所云:“共产党人从不屑于隐瞒自己的意图。”如今我们也要公开宣称:“笔会”组织的使命,不仅是为了“独善其身”,达成自我与小团体的完善;还是为了掀起一场新的风暴,也就是说——一场旨在破除落后事物,发扬新文艺,建设一个风气开明的新文坛的运动。
  我们对目前的状态感到极其不满,因此想要改变。这个时候,卫道士们必然跳出来说:“要先改变自己!”“不能改变就学会适应!”没错,他们说得都不错;但“改变自己”不是变得圆滑,而是积蓄实力,让自己有改造世界的底气;而“学会适应”也不是朝世俗妥协,而是积极入世,拥抱日益复杂的、需要更多智慧的环境。这是他们未能明白的。
  在“笔会”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都承认:我们中有现行状况的既得利益者,也有非既得利益者。历史上的状况,往往是既得利益者理所当然地要保持现状,非既得利益者理所当然地呼吁改变现状。但我们将打破这一局限;为了长期的利益,我们会共同奋斗。
  “笔会”的成员们接受这个事实:社会的趋势是多元化,没有哪一种思潮能够占据特别的主宰地位。但是,我们还认为:多元化并不意味着乌烟瘴气,打着宽容的旗号使大众归于麻木;而是多种题材和体裁自由发展,互不歧视,共同促进人们的思想进步。
  并且,“笔会”成员们将要为之奋斗的新文艺并不妨碍创作自由,恰恰还是创作自由的促进者。上文中提到的一些打着这样那样旗号的作品,恰恰是所谓“多元化”和“创作自由”的大敌。在当今的氛围下,有一部分人把太多不合理的事情当做理所当然,甚至认为“就应该这么写”;于是不合乎“套路”的、敢于挑战现状的文章反而受到鄙弃。这些阻碍自由的势力被打压下去,才能有更多优秀作品的发展。
  我们已经明了:新世纪以来作品数量井喷式的增长,并非坏事,反而带动了文化的发展;可惜它们发展到今日已经缺乏新意,同时在“信息海洋”的大潮下,人们一时丧失了判断能力,被某些不良信息牵着鼻子走。所以,我们对于一些展现出进步倾向的新作品,不但不能过分打压,而且还要鼎力扶持,以吸引更多人加入我们的队伍。新生作品固然会出现文笔幼稚的问题,但事物有发展的过程,不能急于求成,不能因为有瑕疵就全盘否定。
  此外,“笔会”对传统的态度是明确的:与鲁迅的“拿来主义”基本一致,我们接受、利用、改造各国尤其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同时坚决批判那些使得人类文明进程受阻的文化糟粕。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抵制对于它们的研究;批判或赞许都要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之上。
  “笔会”的成员们明白自己的目标,也并非固守单一的“真理”而止步不前;须知时代是不断改变着的。如果抱着过去不放,甚至渴望回到“羲皇上人”的“淳朴”时代,那是决不可取的。
  关于“笔会”的组织原则,很简单:协商民主。作为一个“新文艺”的组织,应当让自身破除现时的某些文学社团的作法,搞落后的“家族政治”。有问题或异见,可以诸位一起来探讨解决,甚至展开辩论也不要紧;最后,共同商讨出一个合适的方案。这就要求“笔会”成员既不能搞一言堂,独断专行;也不能强行划分派系,制造无可调和的内部矛盾。
  在吸纳新成员一方面,我们既要讲求海纳百川,也要坚持原则;既要让其明白这个组织的意义所在,也不能急躁冒进,不能自以为掌握“道义”而“强行传教”;尤其到其他的文学社团去,决不能妄自尊大,而要平等交流。
  总而言之,这就是关于这个组织的大概内容了。
  那么,也请诸君不要再作犹豫,而是努力投入行动吧。“历史的大风暴,已经席卷过来!


作者:夜晚的观察家

Comment

This is just a placeholder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