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时针转动,他的停摆
时针停摆,他的轮回
经济,随着钟的刻度而计算
生活,随着钟的刻度而节省
他调不动钟,调不动自己的命运
钟摆布着无数的数以亿计的他们
他盯着钟,望着钟停止的一刻
停摆的一刻,他的一时轮回的完结
可他就像时针,第二天不得不动

不因严寒酷暑,不因身心乏累
只因工作进度,只因各司其职
不为提拔晋升,不为前途光明
只为获得生活,只为看到前路

钟表匠点着灯,看着齿轮
确保万无一失,确保分毫不差
他走后,他们滞后的埋怨句句道来
那个修正机械的家伙,可谓是像人的机械!
因为他也曾是一个被钟摆布的人

人人不得动钟,钟是楼上的神明
钟是时间的秩序,人常被教训时间是永恒的
凡人只得路过,不能登入楼的阶梯
这是时间的规则,人类的拘束力
他们如此不带微笑地说道
可这也是你们的幸运,钟也带来了运动
你运动的时间,是钟的馈赠
他们如此带着微笑地谈道

钟表匠住在塔楼里,凌空地俯视着
这他曾属于的世界
还有无数的塔楼,装着无数的钟
只有他们,是钟的主人
偶尔,他也会动一丝宿命论
他不会造钟,他只是在维护它
要是,钟彻底坏了呢?
他不敢想

彼世的天堂,不过此世的投影
钟表的秩序,不过齿轮的运转
要问,何有天堂,何有秩序?
要问,何需彼世,何需钟表?
一声钟响,传达了疑问,告知了天下
钟表匠们,尝试继续控制
但太晚了,钟声已经敲响
钟表似乎不能再运作了
而时针们将以丧钟来回应

他忽略着月光,奔向那一座桥
去时只剩他一人,只有奔涌的溪水
一泓泉水,是他出发的地方
如河流而不分昼夜,如河流而不曾停滞
自然不受时间的拘束,为何人不能为?
他不知道有无同伴,他只顾奔向一座桥
月光挂在塔尖,隐隐闪烁着
可他不再仰望,他不再敬畏黑夜的象征
因为他听到了
从旷野的四周传来的,更多的钟响
在这黑夜,还有更多的疑问
伴着钟声的合奏,他加快整齐的步伐
因为他知道人们会跟上他


2021/1/10凌晨
作者:途晢棂

Comment

This is just a placeholder img.